风电的战争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难的时代。当潮水退了,才知道谁在裸泳!

有句话说得好,“人们往往会高估一年的变化,也往往会低估十年的变化”。当年风电行业那些筚路蓝缕的创业者和观察者,是否想到中国风电产业会有今日的地位和成就?

早15年前,时任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所长的李俊峰就在《风力事在中国》一书中预测全球风电大发展最终还是要看中国市场。彼时,他在与朋友的闲聊中“自嘲”:风电那是丹麦人搞的,你们就当我讲一次中国的童话吧。

时间再往前推,21年前,也就是香港回归的第二年,做了多年风场场长的武钢成立金风科技;1993年,刚刚30出头的张传卫从河南某市驻广东办事处主任任上辞职“下海”,创办中山市明阳电器;2006年,明阳风电注册成立;同年,一家叫华锐风电的企业也诞生,时任大连重工总经理韩俊良担当董事长。第二年,一个叫张雷的年轻人从海外回国,创办远景能源,他向媒体表示,要向苦处行,要开创美好能源世界.......一张张面孔,一家家企业,外资、国有、民营、合资,群雄逐鹿,十多年里风电行业“战火”纷起,延宕至今,市场版图数次生变,终成今日之局。

风电的战争

李俊峰当年的预言早已变为现实,无论是新增还是累计装机,中国早已冠绝全球。过去的2018年,中国市场新增装机25.9GW,成为全球第一个风电装机容量超过200GW的国家。多年来为行业鼓与呼的李俊峰,在不久前做了一次演讲,核心的意思是:就算是风电和光伏平价了,咱们的装机还是做不到“敞开肚子吃饭”。演讲的当天下午,行业里传来新消息:全球风电度电成本已低至0.30元,快成为全球最廉价的能源了!

而今,武钢、张传卫、张雷等等行业“大佬”,还有原龙源电力总经理谢长军、已经退休的施鹏飞、中国风能行业协会的秘书长秦海岩,还有现任国家发展和改革委能源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任的李俊峰等等,无数的企业家和专家们仍然在为风电行业的发展呕心沥血,不得轻松。

这是一个轮回,十余年里,数十上百万人为这个行业倾尽岁月年华;这也是个开始,无数人仍在为新能源竞价、平价时代的大发展点滴蓄力。当然,风电产业也为上百万从业者提供了生计、温暖、尊严和生活的希望。

大家可记得,这片火热的市场,曾经“一穷二白”,这里曾是外资的天下;群雄乱战之时,这里的风电整机商曾经达到80家以上;惨烈的价格战下,一年时间,这里的整机价格从2008年时最高的6500元/千瓦狂降到了3700/千瓦;政策助力下,本土企业“乱拳打死老师傅”,不少外资风电狼狈撤出中国;这里有企业迅速崛起也加速陨落,成为产业里失败的“样本”。

这到底是个怎样的产业?这又是个怎样的“战场”?过去十余年这里的竞争格局到底发生了哪些大变化?未来呢?黑鹰风电与你一起分享过去十余年风电行业战局的9大变化,目前行业的6大“拦路虎”,以及风电未来发展的10大趋向。

一 战局九大变化

要跨越十五年的时间周期,理清整个中国风电行业的竞争变局,细枝末节已极难说清。当我们从历年风电整机商的具体排名变化,基本可以看到中国风电市场竞争格局、趋势的大变化,如下表:

风电的战争

风电的战争

风电的战争

风电的战争

战局(一)——外资曾经“一手遮天”。

中国风电发展的第一个阶段,实际上是一个开放合作走向国际化的过程。这个阶段主要是引进国外的风机设备,由国外的专家进行技术培训,奠定风电行业发展的基础。在2007年前,外资在中国市场可谓意气风发,基本占据了中国风电市场的半壁江山。在2007年中国风电市场整机商排名中,Gamesa、Vestas、GE、苏司兰等四家外资企业入列前十。

战局(二)——“战火”燃遍三北地区。

中国风电市场从“三北”快速发轫,一方面源于资源禀赋,另一方面也源于期初的政策规划。风电光伏等新能源的市场发展长期属于“政策市”;而十多年里,国家能源局的一把手已变换数人,相关政策也历经变革。

风电的战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鼎启新闻网-合肥最新新闻发布网站-实时提供最新资讯 » 风电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