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大运会的教育蓝本

世界大运会的教育蓝本

  第30届世界大运会的主大运村位于停泊在那不勒斯港口的两艘游轮上。国际大体联供图

世界大运会的教育蓝本

  代表马达加斯加参赛的两位女选手。马米提亚那供图

世界大运会的教育蓝本

  阿尔图为亚美尼亚获得男子吊环金牌。那不勒斯世界大运会组委会供图

  倒立在离地接近一层楼高的吊环上,21岁的阿尔图把双腿绷得笔直,两秒钟后,他将在一串流畅的旋转后稳稳地落在体操垫上。目前为止,每个动作都干净利落,他满脑子都是接下来该如何与地心引力共舞。金牌,还来不及考虑。

  像一个锥子扎在地上,阿尔图举起双手,收获了那不勒斯帕拉维苏沃体育馆的满场掌声。这是亚美尼亚代表团在第30届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以下简称“世界大运会”)收获的第一枚金牌,也是目前唯一一枚奖牌。对于从7岁开始练习体操的阿尔图而言,这枚金牌的意义在于“让我开始真的确信,这条路有机会通往奥运会”。

  “二十一二岁是世界大运会参赛选手最集中的年龄。”国际大学生体育联合会(FISU)秘书长兼首席执行官艾瑞克·森特隆德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专访时表示,这个年龄正是青少年运动员向顶级运动员过渡的阶段,也是年轻人三观形成的重要时刻,因此,世界大运会除了要发掘、帮助真正有潜力的运动员成长,更需要借助赛事平台,让参与其中的大学生运动员相互交流、相互影响,最终成为“今天的明星,未来的领袖”。

  从缤纷旗帜到“25岁以下”

  在世界大运会男子吊环项目上,这是亚美尼亚队第三次夺冠。

  “恭喜你们,卫冕了冠军。”老对手土耳其代表团的官员前来道贺,霍夫汉内斯掩饰不住笑脸,“我们在这个项目有传统优势,且不乏后备力量。”作为亚美尼亚代表团官员,此行他受益于国际大体联援助计划——为一名男选手、一名女选手以及一名教练或官员提供参赛的差旅、住宿等费用。

  据记者了解,这项政策1987年已经出台,1991年正式开始实施,通常情况下,人均GDP在3500美元以下的国家和地区均可申请,最终国际大体联发展委员会根据实际情况确定名单。本届大运会约近30个代表团像亚美尼亚一样得到资助。

  霍夫汉内斯参与过6届世界夏季、冬季大运会,甚至因运动员赛程等问题,在俄罗斯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冬季大学生运动会的开幕式运动员入场仪式上,他曾经独自擎着亚美尼亚国旗步入会场,与旁边数百人的代表团相比,“那种感觉说不上孤独,但很奇妙”。霍夫汉内斯向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介绍:“这次我们代表团将在体操、跳水、射击等项目上向奖牌发起冲击。”

  独自走进盛大开幕式的感受,马米提亚那也十分熟悉。为了参加世界大运会,他带着两个女孩坐了15个小时的飞机才从马达加斯加抵达意大利,“单人往返机票约2000欧元”这样的花销对人均GDP仅400多美元、位列世界倒数的国家而言,“算得上巨资”。国际大体联援助计划的支持就是他们参赛的唯一可能。开幕式前,马米提亚那期待一场盛大的演出,但那不勒斯组委会秉着节俭办赛的理念,在点燃圣火环节用灯光代替了真实火焰,这让他略有失望,“不够振奋人心”。

  更令马米提亚那感到遗憾的是,世界大运会对运动员的年龄限制自本届起限定在18岁至25岁,以往这个“门槛”只针对篮球项目,其他项目运动员年龄上限为28岁。

  他对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表示,如今“25岁以下”意味着他无法让运动表现最出色的选手前来参赛,“只能把二三线选手带到大运会赛场”。马米提亚那的“计较”源于对马达加斯加大学生运动员而言,出国参赛机会是稀缺资源,尤其他还需要个人为学生支付部分开销,“没把钱花在刀刃上”令他陷入纠结。毕竟,100美元一本护照,还有部分杂费,对于在马达加斯加大学担任体育系主任的马米提亚那而言,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我不富有,但我别无选择”。

  漂在印度洋上的岛国,政权更迭频繁,远离非洲大陆也让话语权随着海风消散。政府对高校体育的资金支持时断时续。“我们等不起。”马米提亚那表示,“很遗憾,在我的国家,体育绝不是政府重视的项目,想发展体育,必须先自己投资。”因此,他对资源的渴望显得尤为迫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鼎启新闻网-合肥最新新闻发布网站-实时提供最新资讯 » 世界大运会的教育蓝本